共享单车自下而上弊病凸显 进军海外缩手缩脚再逢水土不服

体育科技 行业观察 

2017-10-19 15:58:00

【原创】
阅读数量

发展至今,共享单车已驶入下半场争夺,不见疯狂抢占线下的盛况,就连原本拥挤的赛道随着淘汰者的黯然离场也稍显落寞,但在行业内部更深层次的汹涌暗流却一直未停。


眼下,国内大局已现端倪,橙黄独占鳌头,一路高歌猛进忙于收割国外城池。与此同时,其他小玩家退场的速度也不甘落后,近日,酷奇单车因押金难退被推至风口浪尖,上演千人排队退押金的盛况,而同一时间中国团队在美创办的共享单车LimeBike获5000万美元B轮融资,海外市场逐渐开始热闹起来,亦如今年初的国内市场。


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上半场——时间与金钱主导下的生死之战


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共享市场交易额约3.45万亿元,未来几年我国共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共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项目,共享单车受到的追捧有目共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30多家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且根据网上公布的融资讯息统计,截止8月份,共享出行领域融资额超184亿,摩拜与OFO独占大头。

 

要论差距何以如此之大,与入局早晚不无关系,一直标榜为共享单车原创者的OFO,2014年诞生于北大校园,2015年3月,拿到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6年4月首次亮相的摩拜也早在2015年10月拿到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两家作为先行者不但引得资本趋之若鹜,也为后续的市场之战备足了粮草弹药。

 

再看其他入局者,多于2016年底和2017年初切入共享市场,彼时摩拜与OFO已相继完成上亿美元D轮融资。并已开始疯狂的攻城略地,OFO甚至不惜机械锁上阵宣誓主权。现在来看,从一开始共享单车的竞争就和橙黄之争划上了等号,其他家不免沦为陪跑命运。

 

首家宣布退出市场的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曾这样表述退出的原因:“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也正因此,悟空单车投放出的车辆最后90%没能找回,也因此亏损好几百万。悟空单车的退出仿佛打开了共享退潮的大门,从今年6月13号到8月初,短短的50天时间,陆续倒下了三家共享单车企业,分别是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

 

共享单车


不难看出,这三家企业均未获得融资,且进入市场较晚,运营不到一年时间便草草收场,町町单车甚至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纳入到异常企业经营名录。但共享单车的清退大潮并未结束,开始从边缘企业向第二梯队延伸,小鸣单车和酷骑单车相继被爆出押金难退问题。


酷骑单车的问题自8月份开始浮现,之前公司几番都以系统升级为由搪塞,直到9月底酷骑官方承认公司确实出现押金难退问题,近日甚至罢免CEO。据透露,酷骑单车已经累计投入9亿多资金,目前还有近150万用户没有退押金,市面上还有将近140万辆单车在运营,公司并不打算放弃。


作为难兄难弟的小鸣单车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7天之内退换押金的承诺频被打脸,官方微博网友讨要押金的留言上万。这个曾在一个月内融资3次,一度风光无限的企业陷入了失信的尴尬境地。


第二梯队的酷骑单车和小鸣单车比边缘化的悟空单车等入局较早,并且入局资金占优,也因此没有立刻死亡,还在试图力挽狂澜的挣扎之中。但自下而上共享单车巨变已经袭来,是否会延续到第一梯队目前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的是离最终的大局又近了一步。


出海遭花式政策难题   捆绑手脚再遇水土不服    

 

但不管市场如何变幻,共享单车带来的便利不可否认,迅速蹿红后被老外列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并已踏上出海之路,目前已有摩拜、OFO、小白单车、小蓝单车(Bluegogo)等几家企业率先展开海外争夺。


10月18日,摩拜方宣布进驻韩国水原市,同时也是摩拜拿下的全球第14座海外城市。截至目前,摩拜单车已进入全球9个国家,足迹遍布新加坡、曼彻斯特、伦敦、米兰、华盛顿、札幌等十多个城市。死对头OFO也不甘落后,在奥地利、日本、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英国和美国在内的13个国家开展业务。


共享单车


虽说橙黄在各维度创造了第一,但第一个走出国门的单车品牌却是小蓝单车,今年1月,小蓝单车高调拿下4亿人民币融资,随后便宣布进军旧金山和悉尼。此外,小米生态链企业主导下的小白单车也于7月份宣布进军日本,首先与高校展开合作。


出海虽听起来风光无限,但在实际落地的过程中,各家单车却遭遇了诸多麻烦,不仅被德国媒体批为白痴经济,因不合规被政府方驱逐的窘相时常上演,此外还要面对当地单车企业的竞争和排挤,与国内境况大有不同。


第一、复制野路子,频遭监管考验


今年8月份交通部、中宣部等10部门才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此前一直持观望态度,为新项目的发展留足了空间和时间,但漂洋过海后的共享单车,所要面对的政策似乎并不友善。


小蓝单车身先士卒首入美国便碰了一鼻子灰,不但收到打着公共路权利的联名信,还面临着政府的各项限令和罚款。摩拜与OFO在新加坡均遭当地运输管理局扣押的窘镜,与国内随意在大街上摆放的野路子不同,国外对公共空间的占用非常敏感。


摩拜国际拓展负责人马丁曾对媒体表示:“每次正式进入一个海外城市前,需要经过与当地政府数月的沟通、磨合,包括投放的车辆数量、车辆针对当地法规的适应调整、停车情况等”。 胡玮炜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还需要很长时间来获得国外政府的信任,并且在自行车的设计和外国人的支付习惯上都需要再进行研究”。


共享单车本就以创新为命门,虽在国内经过不断的试错和完善,但出海要应对的情况更为复杂,如果只是单纯的模式复制,注定无法走远,政策限制对心急的企业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如何撬开海外大门还需各家企业好好思考一番。


第二、缩手缩脚,投放量略显尴尬。


据交通运输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远超市场需求。为减轻乱停乱放现象和超出城市非机动车可停放区域承载能力。自北京9月份宣布暂停投放政策后,全国已有超12 座城市叫停单车投放。


与在国内动辄上万的投放量相比,出海后的各家的脚步显得十分局促。小蓝单车首投仅200辆,摩拜入驻伦敦首投750辆,数量不及一线城市一个地铁站投放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摩拜海外布局总投放量超一万辆,OFO约17200辆,并计划在9月末之前上升到22200辆。相比之下,截至7月末,ofo在北京投放的共享单车数量超过了95万辆。


出海后如此秀气的打法不免惹来争议,不少人吐槽其雷声大雨点小。


第三、模式遭海外复制  盈利空间愈加捉襟见肘


近日,中国团队在美创办的共享单车LimeBike获5000万美元B轮融资,领投方为美国最大对冲基金之一的Coatue Management ,这家资本还曾参与了2016年滴滴30亿美元的融资。这笔融资,也成美国目前共享单车单笔最大融资。


LimeBike


团队“中国资源、美国经验”的“跨境”优势,是LimeBike受美国市场初步接受的原因之一。目前LimeBike的注册用户为30万左右,骑行次数达到50万,覆盖全美20个城市和校园市场,投放总量超过1万。相较于国内企业的步步为营,LimeBike占尽天时地利的优势。


此外,新加坡本土品牌oBike于今年1月正式运营,据了解,oBike由新加坡人和中国人联合创办,注册用户已超50万。随着今年2、3月OFO与摩拜相继进入驻,在新加坡已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与其他海外国家,摩拜与OFO在新加坡碰到的钉子最多,此外,值得一提的是,oBike已经于今年4月率先进驻台湾,主动挑衅之势不容小觑。


同时,国外高昂的人力成本也为共享单车的海外之行套上了枷锁,盈利模式本就频遭质疑,如此一来便更加捉襟见肘。


国内橙黄合并的消息虽不绝于耳,但目前官方并未发声,从路人皆知的“投车大战”到现在的“海外之战”与更深一层的“战略之战”,共享单车的战线从业内人士预测的3个月被无限期延长。但时至今日,整个行业的弊病已经从最底端开始显露,并呈现依次上升趋势,是依次瓦解到最高层,还是在此之前实现盈利?虽然OFO创始人戴威不止一次表示今年很可能实现盈利,但如果不能合并是否会是最佳选项呢?(易体网/ 张婷婷)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易体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上海亿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易体网对观点的赞同或支持,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易体网”。


[关于易体网:体育产业先锋媒体,体育创新创业报道,在这里易起解码体育创新。

目前已入驻今日头条,界面,北京时间,封面号,大鱼号,新浪看点,一点资讯,搜狐/网易/腾讯客户端,微信公众号:yitisports  ]



相似文章

易体网-感知体育产业前沿,预见体育产业未来

沪ICP备17002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