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场馆根本不缺生意 订场创业公司的新方向在哪里?

体育科技 今日看点 

2017-01-04 14:14:00

【原创】
阅读数量

在体育产业这个大范畴之中,场地预订也许是近年争议最多的一个细分领域。

对于大部分的体育运动来说,场地是最为重要的一环;没有场地,许多运动就难以开展。而在整个体育行业之中,场馆的市场规模也占据了不小的比重。

国内产业咨询机构“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在此前曾经预估,到2020年,体育服务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其中体育场馆运营的比重预测会上涨至约12%,即整体规模为1440亿元。换言之,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随着上一波互联网创业热潮的到来,许多传统行业都被打上了“互联网+”的标签,想借此完成一轮升级改造,以求“去中心化”,“提高效率”。体育产业之下的各个领域,包括场地预订在内也不例外。

将场馆预订的过程放到网上进行,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新模式”。

传统上,体育运动的场馆预订行为一般在线下进行。用户在获得场馆的联系方式后,通过致电等方式向场馆确认场地信息;场馆运营方在落实预订后,再向用户最终确认,如此,一个场馆预订的流程才算正式完成。

但将整个过程放到网上后,用户不需要通过多次的电话联系就能够确定场地预订状况;而场地运营方也可以将所有的预订需求集中管理。这是一个相对高效的方式,也相对比较简单实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一种O2O的商业模式;而在当时O2O层出不穷的情况下,创业者们并不缺少模仿的对象。

因此,在国务院于2014年下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一文之后,资本开始倾巢而出,大量订场软件开始在市场上出现。其中,乐奇足球是其中的一个佼佼者。

创立于2013年的乐奇足球是场地预订这个领域中比较早的一家创业公司。其运营模式并无过多特别之处:一方面联系线下场地,达成合作,另一方面搭建预订平台,帮助有需求的客户预订场地。

在初期,乐奇足球的出现填补了这一领域的市场空白,因此发展较为迅速。很快就已经在国内数十个城市布局,并吸引了大批用户。

只不过,乐奇足球在后续的发展中也踩中了O2O行业中最为常见的坑,即难以实现整体盈利。在此前的调查中,界面新闻记者发现,乐奇足球大多依赖补贴的方式来吸引场馆的合作以及用户前来使用,这也使其在前期发展中投入巨大。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年初,乐奇足球获得了来自上海海捷和广东文投的2000万元融资,但是有乐奇足球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笔融资大多用于补贴上了。

与此同时,乐奇足球在运营的过程中也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盈利渠道。在资金受困的情况下,乐奇足球不得不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停掉了补贴,而这也导致了用户的流失,造成了恶性循环。

之后,乐奇足球的光环在沉寂中渐渐褪色。今年11月,其与一批前员工之间的薪资纠纷被多家媒体曝光,有媒体更是发出了“乐奇足球是否难以为继”的疑问。而在接受界面采访时,乐奇足球的创始人兼CEO邱秋也表达出了对以往运营模式的一定反思态度。

总体来看,乐奇足球尽管在早期发展的过程中势头颇盛,然而其难以持续的商业模式却让这家公司在之后遭遇了滑铁卢。在采访的过程中,多名体育行业从业者均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奇足球的运营模式并不符合体育行业本身的发展规律。

“乐奇的管理层还是想用O2O的方式来做体育,殊不知体育是一个成效比较慢的领域,短时间内烧钱是很难成功的。”一名乐奇足球的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也有人看到了乐奇足球等订场软件的整体弊病所在:这些软件大多只起到一个线上导流的作用,在整个产业链条中,起到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体育行业中,场地本身就属于一种稀缺资源,处于一种供小于求的状态,”一名体育媒体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运营方对于所谓‘提升效率’‘去中介化’等需求并不迫切,因为他们不愁生意。”

因此,到了2016年下半年,以乐奇足球为代表,一系列订场软件的没落,似乎意味着旧有发展模式走到了瓶颈。在此基础上,依旧坚守订场领域的创业者们,不得不开始寻找新模式,来保证自身的竞争力。

2015年8月,垂直于球队管理的App“寻球”上线。最初,创始人呼涛还没能很好地把握住市场的需求,一股脑地将能想到的功能全加进了第一版App中。

“最多的时候,App上一共有64个功能。”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复杂的结构带来了高昂的运营成本,在意识到这方面的不足后,呼涛开始做减法,砍功能。在之后的版本中,他仅仅留下了两个核心功能:球队管理和场地信息呈现。

尽管都与场地有关,但呼涛强调,寻球和乐奇的核心模式完全不一样:“我们相当于预定场地的大众点评,只负责联系方式呈现,由队员自己打电话预定,但是乐奇就像OTA,帮助球队预定,从中间赚取费用。”他说,目前寻球上已经提供了6800多个球场的信息。

寻球采取这种发展模式的原因,与前述体育界人士的看法相似。在呼涛看来,目前国内的体育场馆仍属于供给方市场,全国过万体育场馆里,80%-90%的场地周末及周中晚上,都完全不缺客户。

“与酒店等闲置比较多的资源不同,OTA模式在这里很难切入。”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但如果仅仅是提供场地信息,那寻球就没有商业潜力可言。“单一产品是没有办法满足用户的需求的”,呼涛开始想将产品从从团队向个人,从工具型向内容型转变。在具体的做法上,他选择了“引入外援”。

2016年8月中旬,呼涛和合伙人前后跑到青岛与“练球后”团队的李辉进行对接。“练球后”是一款主打足球训练的应用,满足用户的专业化需求。在交流两个人的创业经历、项目想法、产品的走向后,9月初,李辉带着团队并入寻球,他个人则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

除了这次合并之外,在场地方面,寻球又找到了另一个帮手。

在接受采访时,呼涛提到,“寻球”很快会与主打体育场馆SaaS接入服务的创业公司“趣运动”达成合作,寻球提供场馆信息,而趣运动则用自己的地推团队给场馆接入SaaS服务,实现标准化管理;在之后,寻球也会不断开放API,逐渐实现线上预定球馆的功能。

呼涛希望,这次合作能够推动一个闭环链条的形成,“和趣运动的合作相当于把找球队、约比赛、线上定场地、写赛后评论、买装备等都合在了一起。”他认为,多产品并行也许是对抗时下资本寒冬的一个重要途径。

对于趣运动来说,这次合作同样能够让自身更好地发展。

和其他订场软件不同,趣运动更多地是从供应链入手,实现场地预订信息化。相比于一般的线上导流,趣运动采取的模式能够使其与场馆之间建立较为稳固的合作关系。

“运动消费平台有很多可能,比如订场、找教练、买装备、参加比赛等,但是其中的核心就是订场。”趣运动的创始人关政罡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在技术上,和电影订座类似,趣运动能帮助场馆方和用户方实时获知场地预订情况,这是纯导流平台所做不到的。

整体上看,趣运动的商业模式更像是一盘面向B端的生意,尽管能够在线下抓住场馆,但是其在流量获取上则相对有所欠缺。为此,趣运动方面也开始与各大流量产品进行合作。

趣运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趣运动已经和百度糯米、迪卡侬、虎扑体育、辽宁省全民健身项目等流量平台达成了合作,趣运动在其中提供场地预订功能(SDK)及佣金,而流量方则提供入口。

“趣运动有线上流量,我们有实时预订服务,双方都能从这种合作中获益。”这名工作人员说。

就在最近,又有一家大流量平台也加入了这样的合作。

12月20日晚上,足球门户懂球帝发出了一篇公告,正式宣布其将推出足球场地预订的功能。一名了解两家公司情况的知情人员表示,懂球帝的订场服务也是由趣运动方面提供的。

在接受懒熊体育的采访时,懂球帝方面表示,它们做的是一个第三方平台,目前的合作对象有15个城市左右的200多个场地。对于懂球帝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订场业务的规模并不算大;而它们也表示,“暂时没有对该业务的盈利有太多考虑。”开设的目的更多是在于满足球迷需求,以及帮助一些做体育线下的创业公司提升业务。

就连乐奇足球也开始向线下进发。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邱秋透露,乐奇足球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原因在于公司已经找到了盈利的方法,即布局线下场馆。

对此,他向界面新闻表示,乐奇足球之后会把重点放在二线城市的线下布局上,具体的措施是租下地皮并建设场馆;而在自己的朋友圈中,他也放出了一张自己身处合肥的照片。

前述的乐奇足球前员工对这种变化并不意外,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场地预订的特殊性使得它和互联网的结合并不如其他行业一般简单,现阶段,走回线下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从他的判断,以及近年来的行业演变,不难看出,“互联网+体育场地预订”这个垂直领域,从最初的“线上预订”1.0时代慢慢走向了以掌握线下资源为主的2.0时代。也许,新一次的行业整合又会在不久后再次出现。


相似文章

易体网-感知体育产业前沿,预见体育产业未来

沪ICP备17002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