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皇马双城记: 舞动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弗拉门戈

蚂蚁实验室 海外前沿 

2017-12-29 11:50:52

【原创】
阅读数量

每年,西班牙国家德比会吸引全世界球迷的目光,球场上几乎是22位足坛最好的球员,所带来的舆论影响力也是空前的。一场足球比赛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最高水平的足球较量,更是西班牙两个民族间的历史博弈。


2017年9月27日晚,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区宣布单方面独立。历史上,代表着统治阶级的马德里和代表着平民阶级的巴塞罗那一直充满着对立与反抗。如今国家德比更是诠释了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


巴塞罗那3:0皇家马德里


一部追寻自由的反抗史


马德里,西班牙前身卡斯蒂利亚王国的首都,是整个伊比利亚半岛的中心和巅峰,也是正统和皇室的象征,高傲的俯视这片土地。巴塞罗纳,历史更加悠久,相传神话时代,海王波塞冬的子民就化身为加泰罗尼亚人。巴塞罗那仿佛不属于这片大陆,因为它是自由的港湾,它是大海的孩子。


十五世纪西班牙人开始收复失去的土地之前,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只是平静的两两相望,1473年,马德里铁蹄终把长矛伸入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人含着眼泪向马德里表示臣服,然后卡斯蒂利亚人的皮鞭还是无情的向他们抽去。由于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的不断对抗,整个伊比利亚也进入了黑暗的长夜。


直到19世纪三十年代,在巴塞罗那的带领之下,西班牙的经济才渐渐复苏。但马德里和巴塞罗那两座城市还依然对立,谁也化解不了。


加泰罗尼亚人曾一度造反试图谋求独立,但独立运动遭到镇压,巴塞罗那被夷为平地,此后加泰罗尼亚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西班牙的羽翼下。西班牙为了减少双方的摩擦,保留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


虽然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此后没有出现大的冲突,但加泰罗尼亚人却一直心有不甘,民众的独立呼声很高。加泰罗尼亚人混杂了凯尔特人、迦太基人、希腊人、罗马人以及哥特人的血统,他们拥有自己的语言加泰罗尼亚语和自己的文化传统。也许是继承了希腊人和迦太基人的精明,他们的经济建设的非常好,拥有发达的贸易和巴塞罗尼亚那样的大城市。虽然加泰罗尼亚地盘不大,但GDP占到了整个西班牙的1/5,是西班牙最富裕的地区。他们之所以独立,其实并不仅仅因为民族的差异,也不是语言的差异,而是因为经济利益。


西班牙历史


一部跌宕起伏的绿茵史

        

19世纪末,足球传入伊比利亚半岛。1899年11月29日,瑞士人汉斯甘伯在一家健身房里创建了巴塞罗那俱乐部,三年后,马德里俱乐部诞生。与加泰罗尼亚的平民足球不同,与安达卢西亚赛场边矿工的呐喊也不同,马德里足球从他出世的那一天就成长于远离贫困的温床。从那一刻起,加泰罗尼亚人和卡斯蒂利亚人的对抗出现在足球赛场上。


1920年,马德里俱乐部被西班牙王室授以皇家的称号,从此晋升为欧洲足坛的一支劲旅。1922年5月20日,巴塞罗那的第一座主体育场“大教堂体育场”建成并投入使用,这座体育场也见证了巴塞罗那的第一个辉煌时期。在西班牙联赛开始以前,他们8次获得西班牙杯的冠军。1928年到1929年,西班牙的第一个赛季联赛启动。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等十支球队开始书写西班牙足球联赛的不朽传奇。

 

第一个赛季就是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两强的竞争,联赛倒数第二轮,两支球队积分相同,巴塞罗那出征马德里。在马德里主场,巴塞罗那1:0击败皇家马德里,夺取西班牙联赛的第一个冠军。而主场告负0:1的比分也成为皇家马德里球迷永远的痛。因为历史不会重来,西甲联赛的第一个冠军永远属于巴塞罗那。输掉一个球,也输掉了一个冠军,更输掉了马德里人的自高自大。

 

此后十年,皇家马德里队一支未获得西甲联赛冠军。直到引进了重要球员查莫拉后才在1931、32赛季首次夺冠,随后又卫冕。1936年6月21日,皇家马德里迎来了复仇的最好机会,巴伦西亚的梅斯塔利亚球场迎来了国王杯决赛,当时的梅斯塔利亚球场只能容纳1.5万人,但最终进入球场观看比赛的有两万人左右。那是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第一次在决赛中碰面,也是皇马传奇门将查莫拉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最终皇马以2:1取胜,赛后查莫拉代表皇马高高举起了国王杯。


早期巴塞罗那足球队

 

那届比赛以后,西班牙联赛杯赛刚刚开始的黄金年代却戛然而止,因为西班牙又开始了内战。

 

在弗朗戈统治年代,两座城市所受的待遇截然不同。由于马德里的西班牙皇室的门面,在经济和政策上受到很大关照。在1943年那场惊人的国王杯半决赛中,巴萨队员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最终以11:1的悬殊比分输掉了比赛。夸张的比分使得两家俱乐部的主席双双引咎辞职,而皇马新上任的主席成为了巴萨永远的对手,圣地亚戈-伯纳乌。

 

然而巴塞罗那在特殊精神支持下重新成为一直伟大的球队,在1949年庆祝了自己50周年的庆典,获得了21座加泰罗尼亚杯冠军,9次西班牙杯冠军,4次联赛冠军。而截至1950年,皇家马德里只夺得过两次联赛冠军。1952年皇家马德里也迎来了自己50周年的庆典,庆典当天的的对手是来自哥伦比亚的百万富翁队,在这场比赛中,一个叫做斯蒂法诺的阿根廷小伙子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球技。

 

他娴熟的球技、飘逸的过人、伶俐的射门让西班牙人目瞪口呆,他们形象的称他为金色的箭头。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命运就在迪斯蒂法诺的身上悄悄发生了转折。1954年,皇马也夺得了阔别21年的西甲联赛冠军。


1955年,欧足联创办了欧洲足球联赛,皇家马德里代表西班牙参赛,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一举夺得前五届欧洲冠军杯冠军。1960年的半决赛更是以6:2淘汰了死敌巴塞罗那,欧冠五连冠的纪录至今没有人能打破。从此,皇家马德里就变成了最佳俱乐部的代名词。


皇家马德里传奇,伯纳乌

 

1957年,大教堂体育场的容量已不能巴萨满足球迷的需求,俱乐部开始启用新球场,这座球场的名字就叫做诺坎普球场。

 

但不幸的是,六十年代起,厄运似乎缠上了巴塞罗那。库巴拉选择退役,巴萨历史第一位足球先生苏亚雷斯去了意大利,开创了意大利的大国际时代。巴萨在随后十年里却只获得了三个冠军。而这十年间的皇马,伯纳乌主席逐渐将科帕、普斯卡什、卡纳里奥等人引进。这让皇马主席的思路逐渐明确,并成为后世皇马主席一直遵循的金科玉律。

 

随着足球历史逐渐成为功利化和战术化时代,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五六十年代如五前锋,WM阵型这些充满艺术化的足球思路已经很难在欧洲赛场上帮助球队去取得胜利。以至于后来,大家也只能在黑白胶片上回忆那些往昔只追求进攻的艺术足球了。

 

进入七十年代,巴萨招来了艺术足球之父,荷兰教练米歇尔斯。他随后招来了自己的传奇弟子,荷兰足球的传奇,克鲁伊夫。荷兰人让巴塞罗那再度辉煌,当年,巴萨就在自己的75周年之际获得了联赛冠军。特别是赛季的国家德比上,巴塞罗那在皇家马德里的主场5:0击溃了对手,全西班牙包括最高政要近400万人目睹了这场被巴塞罗那人称为永远的冠军奖杯的比赛,让马德里陷入了哭泣。从此克鲁伊夫将自己与巴塞罗那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1978年6月2日,皇家马德里83岁的伯纳乌主席被癌症击倒,这位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主席,为皇马献出了一生的伟大主席的离去,使皇马进入了一个阵痛期。后来皇马主场名称永远定格为伯纳乌球场。

 

随后,便是耳熟能详的梦之队巴萨与银河战舰皇马。



巴萨vs皇马

    

双城挽歌


皇马巴萨的故事如同舞动在伊比利亚半岛的一支弗拉门戈,热情、奔放、优美、刚健,如同一位吉卜赛姑娘诉说着自己的爱恨情仇

 

当朝日升起的时候,有一座城市在曙光中启程。

 

当夕阳下落的时候,另一座城市在夜幕中返航。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

 

那是白色的犹豫,还是红蓝色的激情。

 

100年前,在梦开始的地方飘扬着青春的旗帜,那是历史记载着的双城的无上荣耀。

 

100年后,点点星光照亮两座城市的夜空,这是胜利的荣耀指引双城不断向前。


100年来,马德里,巴塞罗那,两座城市拼尽全力超过对方,多少英雄在相互追赶中名扬世界,又有多少少年在相互追赶中年华老去。

 

双城的故事永远不会停止,因为他们的秉性叫做坚韧,他们的气魄叫做勇敢,而他们的信念叫做永不放弃。


 “ 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

 ——比尔-香克利

(部分信息来自网络/易体网/毛毛)


相似文章

易体网-感知体育产业前沿,预见体育产业未来

沪ICP备17002299号-1